系列讲座

国际组织人才培养系列讲座第三讲实录 ——对话中国前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大使王学贤

2017年11月07日

国际组织人才培养系列讲座第三讲

——对话中国前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大使王学贤

记录员:左佳鹭


王学贤先生讲话部分:

非常高兴受邀参加中国人民大学“国际组织人才培养”系列讲座。其实我还有一个身份,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特聘教授”,今天来到这里给同学们“讲”和“授”算得上是我的本职工作。首先,我想利用这个机会在中国人民大学建校八十周年之际向老师和同学们表示衷心的祝贺。今天主要是和大家交流,也欢迎各位同学与我一同探讨中国多边外交和国际组织人才需求的相关问题。我将从四个部分展开我的讲解,第一是联合国的地位和作用;第二是中国与联合国的关系,也就是中国参与联合国的历程;第三是联合国对人才的需求标准;最后是进入联合国等国际多边外交平台的渠道和要求。

首先想与各位探讨的是联合国的地位问题。众所周知,联合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有193个成员国、2个观察员国的、最有权威和最具代表性的国际组织,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组织是二战后国际秩序的主要载体和集中表现,它的历史地位是不可取代的。联合国宪章是目前为止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一部国际法,尤其是主权平等、不干涉内政、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原则,仍然是当前处理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

联合国在当今时代的主要作用是全球治理,以联合国大会为依托,每年9-12月召开,是各国向全世界宣扬本国的方针政策、争取全球同情和支持的重要平台。第二个作用是,各国借助联合国这个平台向全球提出影响人类生活方方面面的意见和建议,很多意见和建议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能起到极大地动员作用。比如“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这一目标涉及广大发展中国家,议程有160多项,涉及许多方面,因此具有促进和参考作用,中国也极为重视这一目标的实现。近年来,联合国形成了九大发展理念,对全球治理和各国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除此之外,联合国在制定国际法律和公约方面的作用是任何国际组织都无法取代的,任何公约,一旦加入联合国框架,就具有了相应的法律约束力。联合国还是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的中坚力量:从1946年开始到现在,安理会一共批准和执行了72项联合国发起的维和行动,目前还有16项仍在进行,维和部队共10.3万人,每年开支74亿左右美元,目前大约有3471人牺牲,其中中国有18人。

正因为联合国具有如此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各国常就联合国非常任理事国席位展开激烈竞争。如1979年各国为争夺一个席位,共投票150次,最后剩下古巴和哥伦比亚两个候选国家,古巴得到了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支持,哥伦比亚得到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支持。两国互不相让,匿名投票和计票共花费几个小时。最后两个国家经调解与劝说决定退出席位的争夺,使巴拿马获得了这一席位。

第二个想要与大家分享的是中国参与联合国的历程。1971年联合国通过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被蒋介石集团窃取的合法席位。在这之前,美国一直在阻挡。我将中国参与联合国等多边外交舞台的历程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个是有限参与阶段,即七十年代。那时中国比较超脱,他国同意的协议与政策我国都采取同意的态度,在投票中三分之一投弃权票。这是有原因的:第一,联合国长期以来被美国所控制,剥夺中国的合法权利,而中国一直在与美国作斗争;第二,当时的中国外交官不甚熟悉联合国的各项规则和运作情况;第三,安理会讨论的很多问题牵涉到发展中国家,然而发展中国家分为两派,中国不愿得罪其中任何一派,因此选择弃权。

第二个阶段是八十年代改革开放时期。对外开放需要增加国际组织的参与度,比如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合国也强烈希望中国积极参与。

第三个阶段是九十年代中期以后到本世纪前十年,是中国全面参与多边外交、在某些领域的深度参与的阶段。

第四个阶段是十八大以来中国参与多边外交的新时期,我称之为“引领参与”。“引领”与“领导”是不一样的。

中国参与多边外交的重点在于最后一个阶段,这与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决策、治国理政和参与全球治理的理念思想和战略密切相关。我将其概括为两大方略:对内的治国理政方略,目标是实现“两个百年”目标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布局是“四个全面”。对外的方略,从不同的角度有不同概括,如现在具有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我并不鼓励“大国外交”的说法,因为我国主张国家不论实力强弱、规模大小,一律平等——应该强调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外交。对外方略是引领世界,目标是打造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战略是打造新型国际关系、加强全球治理、建设“一带一路”、建立全球伙伴关系。

“一带一路”是了不起的战略思想。近年来美国提出“重返亚太”战略,是想要进入亚太地区与中国展开竞争,中国有南海战略作为应对,但从长远布局来看,“一带一路”这一战略决策的意义更为深远。从经济上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巨大的市场,发展速度快,发展效果好,能够极大地拉动经济增长。中国提倡“一带一路”不是要给沿线国家“洒钱”,而是互惠互利,因为“一带一路”的原则是共商、共建、共享,秉持的是商业模式。

目前已有九十多个国家与中国建立了伙伴关系,其中有伙伴关系、战略伙伴关系、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等。中国与英国建立的是最高级的“面向21世纪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是卡梅伦时期的政治遗产,而现任英国首相梅夫人也致力于继续中英关系发展的“黄金十年”。不管怎样,中国需要建立全球伙伴关系网络。前面提到,“引领”与“领导”不同。美国是“领导”世界发展,本质是以本国利益为一切之优先,中国的“引领”则不同,意味着中国所倡导的理念和方案,交由世界各国一道协商,共同进退。新时期中国多边外交最重要的任务是贯彻习主席在各个国际场合的讲话和理念。目前,我国已有不少理念被写进国际公约之中,例如“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等。这些中国理念转化成国际行动,需要大量外交人才。

第三个想和大家探讨的是国际政治新形势下中国的外交人才需求。在习主席写给中国人民大学八十周年校庆的贺信中有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当前,党和国家处在一个关键时期,我们对科学知识和卓越人才的渴求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加强烈”。当下的新型外交人才需要具备这样几点要求:最基本的是爱国,必须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且不能只在顺风顺水的时候爱国,要时刻将祖国放在心上,以维护国家利益为己任。二是奉献,时代在变化,经济得到了发展,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富足,但当今的外交人才仍需要奉献精神,要安于清贫。三是本事,优秀的外交人才需要有扎实的专业知识和语言能力;联合国有六种官方工作语言,最主要的是英语和法语,熟练掌握一门至两门是非常必要的。除此之外,新时期的外交人才还需要有:1.全球性思维,更好地领会顶层设计;2.制定规则和议题设置的能力,能够打破西方主导的旧秩序,制定公平公正的新秩序。

我希望大家除了外交实践外,还应多看、多记、掌握外交基本技能,从他人的实践中吸取经验。联合国对职员的要求包括:Efficient效率、Competence才干(Communication沟通、Team Work团队精神、Planning and Organizing规划与组织、Accountability担当、Creativity创新、Clients Orientation客户导向、Consistent Study好学、Technology技术)、Integrity诚实或忠诚,核心价值则在于 Integrity诚实或忠诚、 Professionality专业、Respect diversity尊重多元。

最后想与大家分享的是联合国职员在各国的分配情况和成为联合国职员的渠道。联合国总部目前约有四万两千多名职员,其中美国2600多人,法国1400多人,而中国只有450人左右。中国承担的联合国会费仅次于美国和日本,这一职员数量与中国的国际地位和经济状况极不匹配。我简要分析一下原因:首先是中国政府对此重视力度不够,联合国席位都是需要各国政府出面去尽力争取的;第二,这也提醒我们相关部门和各高校要抓紧培养相应人才。

关于进入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实习任职的渠道,我所了解的目前有这样几条:第一,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YPP( Young Professional Program)考试,但难度非常大,截至目前报名人数超过180万人,却只录取不到百人;第二是具有涉外事务的相关国家部委,这些部委通常有推荐实习生到相应国际组织参与实习的机会;第三是政府推荐,但推荐官员的级别至少要达到联合国Director级别,难度同样很大,但这一渠道面向全社会开放;第四条途径是个人征聘,即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官网搜集相关征聘信息,自主报名并参加考试。

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程度的加深,我国多边外交事业正蓬勃发展,需要方方面面的复合型人才为提升中国国际地位贡献力量,在国际多边舞台上发出中国声音。当然,成为外交官或国际公务员并不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途径,我希望大家能够开拓视野,提升国际思维,这样,不论是在国际组织实习任职,还是政府机关或外资企业工作,都能为中国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同学提问部分:

1.请问王大使一个有关国际法的问题:一项公约对于非签字国是否具有法律约束力?

答:严格上讲不具有。

问:非成员国若违背条约,国际社会无法将其制裁?

答:可以通过联合国机构进行批评,但不能损害他国利益。

问:成员国可以中途退出吗?

答:可以退出。

2.请问王大使,进入国际组织工作所具备的专业能力是否能够量化?

答:很抱歉,我无法给出准确的量化标准。不过进入国际组织实习任职,经济、法律、金融等方面的知识要深入了解,因为“出点子”才能“出成绩”。当今社会极为强调复合型人才,因此还必须有扎实的专业知识和跨专业能力。

3.请问,国际职员与其母国政府具有怎样的人事关系?

答:严格来讲,不具有直接的领导与被领导关系。但有时政府官员会对国际组织的职员提供服务性的指导,国际组织的职员也会积极维护自己国家的利益。

4.王大使是否建议我们加入学校的模拟联合国组织呢?

答:参加过几次各高校举办的模拟联合国相关活动我,模联对大家了解基本的程序性问题有一定帮助,但由于参与活动的都是学生,对实质性问题的讨论还不够深入。我们不能仅通过查阅资料就完全代表某个国家、觉得自己能够站稳这个国家的立场,这是远远不够的。但是参加利大于弊,只是大家看问题的角度可以更多,想法可以更深。

5.国际组织任职这种新的求职方向,是随着习主席上台后的政策性引导,越来越成为趋势和潮流,但是我不确定今后的就业前景。这种阶段性的政策导向对于大学生就业是否准确?

答:这是因人而异,不过我认为在国际组织任职的人会越来越多,舞台会越来越大,路会越来越宽。但每一个职位有多个国家竞争,能成功就职并不容易,要看个人的能力。

6.王大使是外交部派驻联合国的。请问对于大学生,先进入外交部再外派是否更容易?

答:可以既参与国际组织的考试,也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国家部委。从长远来看,政府外派的可能性更大。个人奋斗的确不容易,但并不是没有机会。

7.对于国际关系学院的大一新生,希望王大使能给出一些知识储备的指导建议。

答:专业知识一定要扎实,语言(英语和法语)很重要。关键是各高校要重视培养,统一规划、统一指导,开设相关课程,配备师资等。加上同学们自己的努力,平时多关注国际时事热点,培养国际思维,尤其是国际法的知识,我认为必须掌握。



分享到:

← 上一篇下一篇 →

二维码